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化资讯 > 正文

娄师白:我怎会背叛恩师

2020-08-02 05:40:08 来源:楠芳网

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: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: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被称曾改名娄批白,国画大师怒告中华书局——

 齐白石弟子、我国著名国画大师娄师白先生,名取“师从齐白石”之意,但中华书局出版的《齐白石辞典》中却写着娄师白在文革期间曾更名为“娄批白”,意为批判齐白石老人,与齐老划清界限。娄老得知此事后认为对方严重侵犯了自己的名誉权并将其告上法庭。昨天,西城区法院对此案依法进行公开审理后,本报记者独家采访了娄老先生。导火索辞典给国画大师烙上叛师印

  2004年的一天,娄师白的一名学生拿着中华书局2004年10月出版的《齐白石辞典》找到娄老。 因为书中有这样一段文字:“娄师白,国画家……‘文化大革命\\’中曾改名‘娄批白\\’,并声明与老师划清界限。‘文化大革命\\’后又改名为师白”。娄老认为,中华书局是在告诉读者:“他在‘文革\\’时期公然更名,取批斗齐白石之意。”娄师白曾改名娄批白?原告:24份证据证明未曾叛师

  娄老昨天未出席法庭。代理律师当庭提交了24份证据以证明娄老先生从未批判过齐白石,更未曾更名娄批白,反而在“文革”期间坚持使用“师白”一名,有1973年发表的《鸭场归来画此一角》之署名“师白”为证。

  娄老向法院起诉称,他14岁便师从齐大师,直至齐大师去世,长达25年之久,尊师若父,深得大师好评。他本名娄绍怀,齐白石大师亲自为其更名为娄师白,正是取“师从齐白石”之意。有派出所的户籍登记可查,同时,他从未在作品上署名“娄批白”,在“文革”期间他也一直使用“娄师白”三字。娄先生认为,中华书局在出版前未与他本人核实,事后该行为对他的名誉造成极大的诋毁,给他精神上带来了深重的创伤。被告:原告以娄批白为名写大字报

  中华书局的代理人称,通过调查,他们坚持认为“文革”期间娄师白曾经以娄批白的名义发表了大字报,声明与老师划清界限,对此,齐家人与娄家断绝来往,关系闹得很僵,有齐白石另一名弟子许麟庐为证。另外,他们称当时《齐白石辞典》出的5000册大部分由湘潭文联负责发行,中华书局只有300本样书。在得知纠纷后,中华书局及时撤回未出售的书。同时,他们提出“文责自负”,认为自己只是出版发行方而非编者,已经屡行了确认的义务。旁证:齐白石并没有给娄老取名

  齐白石的孙子齐展仪(如图)替被告出庭作证称,“娄师白”这个名字并非是白石老人所起。“文革”期间他曾在西单看到批判他祖父的8张大字报。“第一张是一张我祖父的漫画,下半身是虾米的身子,后面几张写着‘坚决与齐白石划清界限\\’等。大字报署名就是‘娄批白\\’。”

  娄老的儿子娄述德先生讲述了娄家与齐家的恩怨。齐老去世前,留下遗嘱说将自己的大部分书画及印章捐赠给国家。当时周总理亲自与文化部等部门联系要求拨出2.5万元给齐家后人作为生活所用。齐老的子女对分割款项有争执。娄老当时作为中间人说了一句“应该有他们的份”。从此,齐良迟与娄家就有了隔阂,并非所有的齐氏子女。“他们简直不可理喻!”

  昨天,记者对娄老进行了独家专访。虽然已是89岁高龄,但除了耳朵有些不太好使外,老人的身体还很硬朗,眼睛很精神,眉毛是花白的,眉尾有几根格外地长,与头发呼应成趣。提到与齐老的故事,娄老简直是如数家珍,言语间不禁潸然泪下。“齐老为我亲自题名”

  1932年秋的一天,14岁的娄先生与父亲娄德美先生去香山慈幼院上班途中,与齐老同乘一车。攀谈中娄先生父子得知齐老也是湖南人,不由产生乡亲之情。齐老的两个孩子(齐良迟、齐良已)当时在慈幼院寄宿读书,齐老经常托付娄先生的父亲给以照管,或带些东西给两个孩子,有时娄老也为齐家两个孩子做些事。来往时间多了,齐老看娄先生少年稳重,就喜欢多留他一会儿。娄先生借此机会仔细观看齐老的绘画技法,默默记在心里,回家就模仿齐老的绘画技法。1934年一次他在画扇面时,齐老看到了,对他父母讲:“你们这个孩子胆子很大,敢画,笔墨很像我,我愿收他为徒弟,确实地教教他。”娄德美夫妇非常高兴,于是就选择吉日,用大红纸写了祖孙三代的门生帖子,带着礼品,领着娄先生来齐老家正式举行叩头拜师礼。

  “当时齐老已70岁,一次我在绘画时,齐老看到不禁感叹,‘娄之少怀,不独作画以予,其人之天性酷似,好读书,不与众争名,亦不为伍\\’,正式为我题号‘师白\\’,并刻了一枚印章‘师白\\’。”“少怀”取自孔子语:“老者恩之,少者怀之,朋友信之。”“师白”之意则主要在于督促其学习上进。提到法庭“师白一名是娄老自己取的,并非白石老人所赐”,娄老气得手直发抖:“他们简直不可理喻!”“文革”时顶风署名“娄师白”

  娄老向记者阐述了引起争议的那段历史。“1965年,由于与齐老的关系,我曾被送去‘四清\\’工作,而这时正是文革‘打砸抢\\’猖獗之时,也是他们说我改名‘娄批白\\’之时,我想说的是,这期间我正在北京市委党校开会,封闭式管理,开了一年多,1967年才回来,我怎么可能去‘打砸抢\\’,另外我当时顶着风,画画时仍然署名‘娄师白\\’,因为我是齐老的学生,齐老有恩于我。当时是有个朋友提醒我,你的名字这么乍眼,你还敢用?我说老师就像我的父亲,既然改名师白,就应该永远用下去,我不怕什么。”师弟道听途说受蒙蔽

  提到许麟庐,娄老表示,许是他的师弟,主要在荣宝斋卖画,是个画商,我主要是作画和讲学,我们平时来往很少,也没有什么过节儿。我不知道他是否说过这句话,如果是的话,也应该是受到道听途说的蒙蔽。至于与齐家的关系,娄老讲,齐家百分之八十的后代都与他交往甚广,齐老儿子齐良末多次到娄老处补画,另一儿子齐良怜,娄老也经常资助他家。去年齐家后人还给他送了一块匾“光明磊落”。

Copyright © 2013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楠芳网 版权所有